北海道突破700人确诊!当地或迎来第二波感染高潮…

一波刚平

大家或许忘了2月末北海道成为日本第一个宣布紧急事态的地区,但也许对其果敢、有担当又年轻帅气的知事铃木直道还有些印象。早在 2月28日,由于当地疫情严重,有63人确诊感染新冠病毒, 铃木知事宣布了北海道进入紧急事态,从2月28日到3月19日。

当时大家都对北海道积极有力的做法交口称赞,北海道也因此由日本疫情最严重的地区成为了大家眼中防疫最积极的地区。进入紧急事态后,北海道在3月中旬也收到了一定抗疫成效,一度感染者降至5人以下。

3月19日,北海道解除了紧急事态。4月上旬,不少学校纷纷开学。在日本疫情爆发的初期,北海道一度因疫情严重成为大众的聚焦点,又因局部防疫得力成为典范,但是 这个“故事”并没有在这里画上句号

一波又起

4月11日,札幌市市立小学的一名食堂员工确诊感染新冠病毒。于是在解除紧急事态24天后的 4月12日,也就是在日本7个地区率先进入紧急事态几天后, 北海道知事铃木直道和札幌市市长秋元克广共同发表了“紧急共同宣言”

宣言表示直到5月6日为止,札幌市民应控制外出,其他地区避免与札幌进行不必要的人员往来,各学校也从4月14日到5月6日停课。

但如今第二次进入紧急事态后的 北海道的疫情死灰复燃,可谓是“野兽凶猛”

25日,札幌市内确诊了26名感染者,以1日的感染人数刷新了历史最高记录。从目前感染者人数总数而言,札幌市连续9天每日感染者两位数以上,总数几乎占了北海道感染者人数的一半以上。

札幌市保健所感染症担当部长山口亮表示 “第2波大浪来袭,即将迎来感染爆发,医疗崩溃的危机显现”

随后的27日北海道确诊感染者35人,28日确诊38人,是当日除东京外感染人数确诊最多的地区,如今道内感染者已突破700。

除了 连续多日感染人数暴增之外,北海道还面临几个十分危险的信号。

首先是道内集体感染多发。高龄者护理机构、体育教室等都有多达十几人的集体感染事件发生。到目前为止,札幌市内就共有七处集群感染,有繁华街区的LIVE酒吧、札幌呼吸器科医院(白石区)、北海道癌症中心(白石区)、札幌厚生医院(中央区)、体育教室、呼叫中心和28日爆出的看护老人机构“茨户洋槐公寓”。

其次,大多数患者不明感染路径也令人焦虑。札幌市25日除院内感染以外的20名新增感染者中,能确认感染路径的仅仅只有3人。

感染路径不明,再加上人员外出并没有实行强制性措施,那感染飙升恐怕只是时间问题,面对继续扩大的感染市民的恐惧感也与日俱增。

最后,北海道的感染者死亡率也十分“可观”。就死亡率而言,北海道4.6% 、東京2.1%、日本全体1.6%,北海道几乎是东京的两倍多,全国的三倍左右。

❏ 日本国内感染数和死者数变化情况。

❏北海道感染数和死者数,可以看到4月9日后基本上处于每日遽增的状态。

2周前的12日,道知事和市长发表了“紧急共同宣言”,虽说病毒有潜伏期,但直到两周后的今天,似乎也并没有看到任何“宣言”的成效显现。

照目前的情况看来, 不久前的“防疫典范”北海道却或打回原形,迎来第2波感染高峰……

“防疫典范”如何被“打回原形”?

仔细想想,北海道到底是如何从“防疫典范”被打回原形的呢?

北海道实行紧急事态较早,解除事态也早, 人们放松了警惕,紧绷的弦一下就松了下来。4月初大家上班的继续上班,开店的继续开店,学生们也高高兴兴迎来开学季,这恐怕是很重要的一个主观原因。

此外,虽说连续两次进入紧急事态,但 紧急事态不是强制性措施,仍然有不少人员出行,一些店铺也照常营业。

❏ 札幌市东区的某入浴设施一边贯彻防止感染的对策一边继续营业。

再者,日本国内没有展开大规模的核酸检测,北海道也没有能力独自扩大检测范围。 检测人数少,直接导致了疫情追踪做得不够,感染路径不明者居多。北海道第一次疫情高峰可能与中国感染者在北海道旅行有关,但这次迎来的疫情高峰恐怕是与其国内人员流动密切相关,但感染路径却始终成谜。

❏ 札幌市下月将开设新的“免下车式”的PCR检测中心。

疫情愈演愈烈,而日本即将迎来5月的出行黄金周。北海道是日本人心中排名前三的热门旅游地,还有不少外地务工的本地人回乡探亲扫墓等。这样想来,能打回原形也就罢了,最可怕的便是“一脚踩空”,回到比“原形”更可怕的深渊。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