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袋里只有13日元,日本网咖难民疫情期间被“收容”全过程…

网咖休业了,仅东京都内大约就有4000名左右的“网咖难民”流离失所。他们中大多数都是低收入或无固定工作的人。

日本的工作很少有包吃住的情况,而东京又是寸土寸金的地方。相比起全套手续下来 9、10万日元一个月地租房,设施齐全,水电全包还有免费漫画、高速网络的网咖对于低收入者来说简直是“人间天堂”,而 价格却仅需6万日元左右

所以,有些难民的居住时间可以以“年”为单位。

日本形形色色的网咖类型:

还有可以洗澡的地方

有些同时还配有房卡钥匙。也有了仅限女性顾客入住的网咖。有些时尚网咖条件之好完全不输商务酒店。

说回到现实,担心突然“无家可归”的网咖难民乱跑会导致感染扩散,也出于人道主义的责任,日本政府宣布会提供临时的公营住宅供他们居住。

“收容”过程

一位救助团体的作家志愿者近日就专门陪同口袋里只剩下13日元的网咖难民A先生(30代,男性),亲历了从咨询到被“收容”的全过程。

两人首先来到都厅为生活穷困者举办的咨询会,接受咨询和领取食物。咨询点就设置在路边,领取食物的队伍已经排了大约100多人。其中,还有许多是和A差不多的年轻人。

东京都第一次发布难民支援指令后提供的廉价住所只有100间,已经全部满额了。两人在等待了一个上午之后,又辗转到了新宿的“チャレンジネット”窗口,希望能够赶上第二批的2000间。

下午到达地点时,尽管已经有许多人在排队等待,仍然源源不断的有更多人进来。所长表示这段时间来咨询的人数是以往的3-4倍,仅A先生当天的人数就超过100人。

为了解决紧缺的廉价商务酒店,有些学校、体育馆等被征用临时改装成可以勉强睡人的“隔间”。

有些横滨地区的网咖难民因为没有申请上廉价商务酒店,只能每天从工作的地点步行2小时到武道馆收容点。

大约等待了半个小时后,A先生得了两个选择:

1) 对于有工作的人来说,可以在咨询的当天和第二天住在政府提供的廉价酒店,周一开始搬到政府征借的公寓里,一边工作存钱一边自己支付房租。

(2)今天和明天住廉价酒店,周一到所在区申请生活保护,找到公寓后,租房押金和搬家费用从生活保护费中支出。

A先生原先做派遣工作的冷冻食品厂受疫情影响已经无法经营,在没有开始新工作前只能申请生活保护。但是在申请生活保护到找到公寓,中间的一段时间如果没有空余的廉价酒店,就得住到上面提到的“大通铺”里。

时间来到第二天,志愿者又陪同A先生到了他所在的北区区役所。同样是网咖难民来申请生活保护的已经有4个人,其中还包括女性。

按照A先生的情况区役所预先提供了5000日元的生活保护费,到两周后确定正式的生活保护,也是这样提前支取保护费用, 最长可以达到16日。

但是,其实廉价酒店也不是长久的,包括A先生在内的网咖难民最后仍然需要自己搬到单身公寓居住, 政府征用的公寓租金上限只要5万3700日元。据A先生说,自己以前就已经尝试过申请生活保护,得到的回答是“请一边在网咖生活一边工作,靠自己的力量想办法。”

从一天前到办完所有手续的下午2点,A先生终于拿到了可以免费入住的“紧急住宿所利用票”,住到了池袋的商务酒店中。

其实原文中没有说明的是,申请都内生活保护者还需要满足一些“苛刻”的条件。首先就是提交可以证明已 在东京居住6个月以上的书类证明,例如 网咖收据、Suica(交通卡)卡使用记录,或是到 医院看病的收据等等。

如果没有这些书类证明,办理手续和等待的时间都将会延长许多。而住在大通铺里的人也会有各种各样的问题,有些难民已经做了最坏的露宿街头的准备了。不知道5月份的10万日元又能帮助他们多少呢?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