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护士的孩子被保育园拒收!被告知:因有被感染的风险…

爱知县的一位 护士妈妈像往常一样在上班前把孩子送到了保育园,却被老师告知 “保育园现在不接收医护人员的孩子”

保育园以“有感染的危险”为理由,拒绝接收孩子

原来,这位护士工作的丰明市藤田医科大学医院是新冠肺炎的治疗机构,4月9日, 医院公布了一位医生确诊感染,不过这名医生是刚从别的医院转职过来的。

幸运的是,经医院调查,其他医生和护士都没有出现症状,也没有新的感染者。 护士妈妈向保育园解释自己没有接触确诊的医生,但是保育园坚持拒绝。最后,护士妈妈只好临时请假在家照看孩子。

我想在医院工作是因为想帮助别人。但是孩子没有人照顾的话,我就没法好好工作,我感觉很难受

同一医院其他医生护士的孩子也遭遇了同样的对待。除了孩子被保育园拒收之外,还有其他医院的工作者 被出租车拒载、家人被劝说不要使用养护设施等等。

根据某家医院的调查,医院中有四分之一的医生护士认为 “自己或家人遭受到了言论攻击”,甚至有人觉得自己 “被当作细菌看待”

这件事一传出去,保育园立刻受到了来自社会各界的 批评指责,被认为是 “新冠歧视”

医院护士长担心这种事会给医护人员施加精神压力,影响医院正常运行。

为了治疗病人,医院各个职位的人组成小组进行工作,如果这样的事情持续下去的话,我担心医疗前线无法保证治疗的质量。

危机管理学家认为非常事态下的歧视行为对社会负面影响很大。

(医护人员)每天都拼命努力着,社会全体应当尽全力支援他们

厚生劳动省、内阁新冠对策室都站出来为医护人员说话。

医护人员是在充分预防感染的同时,对患者进行检查、治疗,阻止传染病蔓延。让我们获取正确信息,采取冷静的行动吧。

(前几句同上)医护人员的工作都是国民所期望的。应当根据正确信息认真考虑如何对待医护人员, 注意不要做出侵犯人权的事情

面对舆论压力, 保育园决定接收这些孩子,让他们正常去保育园,正常与其他大人孩子接触。

可是,保育园真的做错了吗?

与确诊患者在同一栋建筑中工作,这位护士就有携带病毒的可能性。考虑到保育园还有其他大人和孩子,他们还有家人,家人还会接触更多的人…最坏的情况,就是演变成一例无法控制的集团感染。

在疫情中坚持开园的 保育园本就是集团感染的高危场所,日本各地已经实际发生过很多例了。

高松市鬼无保育所保育员11人和小孩2人被确诊,是香川县首例集团感染

一名确诊保育员引发了东京港区一家乳儿园集团感染,确诊了幼儿8人和职员1人

仙台市泉保育园集团感染,确诊了保育员3人、职员1人和小孩2人,他们的浓厚接触者中还有2人被感染

名古屋一家保育园确诊了3名保育员和3个小孩,以及一位小孩母亲

还在上班的保育员的安全得不到保障,他们自己也很清楚工作的危险性。

我们园要是出现了集团感染,肯定会波及很多人。如果感染新冠甚至没命的话,没有人能承担责任,我也不知道能怎么办

一方面,还在送孩子去保育园的家长是这样想的:

我做好了觉悟,这个保育园说不定也有已经感染了的孩子

可能这些家长有实在没法在家照顾孩子的理由吧。

拒绝接收护士孩子的保育园被说成是“歧视”,仿佛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可对于园里的大人小孩来说,这难道不是降低感染风险的负责行为吗?“新冠歧视”当然不可取,但保育园也并非恶人,这件事中恐怕没有谁对谁错。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