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日剧大女主,被骂三观不正,冤不冤?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独立鱼电影(ID:duliyumovie),作者:马香玉,日本通经授权转载。

苛求女性在任何情况下都保持温良,也许正是一种纵容环境的恶意。

内娱也有「疯批女主」了。

前不久播出的《摇滚狂花》,姚晨饰演一个乐队主唱。

年轻时抛夫弃女出国闯荡,中年丧夫、回国,和女儿相爱相杀。

抽烟、酗酒、打架、爆粗口,一身反骨。

观众惊呼:这是可以播的吗?

而这样离经叛道的情节,也惹来不少争议:

「毁三观」「年轻人别看」

其实想来,大可不必如此上纲上线。

这不,一部新出的日剧比这还要「疯」。

女主动不动口吐芬芳。

面对领导也骂得极其难听。

但在豆瓣拿到了8分+的高口碑。

拨开人设的噱头,其实讲的是大女主励志故事。

正是这个看似疯疯癫癫的奇女子,一跃成为行业的中流砥柱,解决了无数人的就业难题。

今天咱们就一起来看看——

《第一企鹅》

ファーストペンギン!

女主奈绪,《轮到你了》里神经兮兮的女邻居。

这部剧中,她饰演了一个年轻的单身妈妈。

离婚后独自带着儿子生活。

刚从家庭主妇身份走出,缺乏工作经验,又没有过人的技能。

她只能应聘到卖苦力的工作。

在一家酒店做服务员。

酒店老板娘念她独自带孩子不容易,允许她工作之余接别的活赚钱。

为了尽快找到兼职,女主印了张假名片。

写着:「可接翻译、各式文件资料制作、调查、顾问、企划……」

实际上,这些她都是门外汉。

这么说只是为了表明自己什么都愿意干。

每次店里来了西装革履的老板,她都热情满满地冲上前毛遂自荐。

可大多数男性客人只是不怀好意地套近乎。

最多随口感叹,说这个女人蛮厉害。

但堤真一饰演的公司社长,却拿着名片陷入了沉思,随即决定给她一个工作机会。

他找到女主,请她做顾问。

具体做什么呢?

重振海港,恢复渔业旧日风光。

日本的渔业,和中国农业面临的情况相似。

传统渔业的渔获量大不如前,渔夫赚不了钱。

想当渔夫的年轻人就越来越少。

留下来的老一辈人又无法适应新的市场模式。

长此以往恶性循环,海港早晚会荒废。

听到这个委托,女主也懵了。

她没想到自己能接手如此重要的工作。

即使她再三强调,说自己只是门外汉,重要的事还是交给专业的人做。

对方依然坚持。

就这样,没有任何顾问经验,对渔业一无所知的女主,成了挽救行业的关键角色。

让门外汉逆袭成行业大佬,听上去相当悬浮。

评论区也有不少人认为这样的故事太假,完全视职场如儿戏。

但实际上,这部剧与升级打怪的职场爽剧有所不同。

它更多讲述的是女性单枪匹马与强权正面抗衡的故事。

社长将如此艰巨的任务交给女主。

一方面的确是想帮助这个单身妈妈。

另一方面,公司欠收多年,员工工资都交不起,自然请不起专业的顾问。

对他们来说,女主年轻又有热情,其实是称手的廉价劳动力。

那对渔业一无所知的女主,又要如何完成任务呢?

她一开始的想法很简单粗暴——

提高售价,增加销量,不就解决渔夫的收入问题了吗。

但,这里多年来有个不成文的规定。

渔夫必须要通过当地的渔业协会这一中介才能卖鱼。

就像前不久的辛巴和董宇辉因为玉米定价隔空吵架事件。

玉米种植户本身没有包装、物流、营销渠道,而这些才是玉米卖价的主要组成部分。

无论大主播们主张玉米卖6块还是7毛,都不可否认,利润最终还是流入中间商的口袋。

即便直播卖货热火朝天,农户赚到的钱也并不多。

同理,卖鱼所赚利润也被渔会大大抽成了。

那么,直接跳过渔会,由渔夫自行销售呢?

没有中间商赚差价,盈利岂不自然就提上来了。

这么简单的道理,自然不只有女主能想到。

可就像现实中很多问题一样,每个人都知道哪里出了错,也清楚怎样才是对的,但依然没有丝毫改变。

渔会,是当地强权的象征。

他们插手经营,强夺资源,常年横行无阻。

即使种种资料表明,渔商自行销售完全是合法合规的。

可强龙难压地头蛇。

所有渔商一听要脱离鱼会,都极力反对。

因为他们多年以来一直都对渔会恭恭敬敬,唯命是从。

抛下渔会自己赚钱这事,根本不敢想。

女主为了证明此事的可行性,主动申请中止与渔会的合作。

但很快,渔会气势汹汹地找上了门。

这时几乎所有人,包括委托女主的社长,突然都极力与女主撇开关系。

澄清这是女主自己的想法,他们从没有这样想过。

所谓枪打出头鸟。

这也让女主想起学生时期的一件事。

那时,学校规定不许染发,每个人必须是黑发。

但一个同学发色天生是黄色,却依然被要求染成黑色。

同学觉得委屈,向她诉苦。

女主也正义凛然地站在她的一边,认定这样不对。

她又问了周围同学,所有人都认为这样做是有问题的。

有了底气后,她在课上向老师提出抗议。

指出学校逼迫学生染发,反倒是在违反禁止烫染发的规定。

没想到,老师露出威严的目光,还说学校一直以来都是这样做的。

彼时,所有同学都沉默了,无人站出来替她说话。

向她诉苦的同学也退缩了,乖乖表示自己会染黑的。

最后以女主主动道歉认错翻篇。

那时她就意识到,除了明确的是非曲直,社会多的是看不见的屏障。

而且大多数人认为,很多事情没必要斤斤计较,识时务者为俊杰。

因为生活已经很不易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苦衷。

以前上学时,同学不愿节外生枝,让父母担心。

如今工作了,很多人有了家室,更没了冒险犯上的勇气,哪怕这件事本来就是对的。

明知如此,这样的结局依然让她耿耿于怀。

加之有了孩子后,她很想为他做一个正面的榜样。

她想试一试,坚持去做正确的事情,会有怎样的结果。

对权力结构的反抗、对从前懦弱自我的突破,都成了她努力工作的动力。

但作为一个手无寸铁的弱女子,她的手段并不体面。

一方面,面对他们的蛮不讲理,她也不再克制守礼。

口吐芬芳,大骂他们的懦弱和无能。

先从气势上碾压。

另一方面,选择以毒攻毒。

既然他们畏惧强权,她就去找权力更大的人来压。

「如果渔会说不行,国家政策却允许呢?」

实际上,国家已经基于这种问题出台了各种扶助政策。

只要渔商申请批准,就能享受扶持,自产自销。

可当地渔商大都担心后患,抱着「以后的事情交给年轻人」的想法,一直没有人申请过。

像第一个跳进海里尝试吃鱼的企鹅,女主成了首个提出申请的人。

她先去找渔会的顶头上司理事长签字。

之后依次找市长、县长批准。

县长觉得,既然理事长和市长都批准了,那自己肯定不敢有异议。

女主再去找水产科科长批准。

科长一看,市长和县长都同意了,那肯定没有问题。

后来更是靠层层审批,直接拿到了农业最高部门的盖章认可。

折腾了一大圈后,女主拿着盖满章的申请表来到渔港。

渔商都傻眼了。

政策鼓励,国家出钱,还有拒绝的理由吗?

多年来由渔会掌控的传统渔业开始慢慢瓦解了。

就这样,女主一边勇敢反抗渔会的攻击。

一边不断学习,寻求法律和政策的支持。

集结60多名渔夫成立鲜鱼箱事业,每天将新鲜的鱼直接送达消费地。

10年后,带领这群渔民,振兴了衰落的海港渔业。

很难想象,这么理想主义的故事,竟是改编自真实事件。

女主的原型坪内知佳,是以一己之力改变了日本渔业的传奇女性。

她21岁结婚生子,24岁离异,带着3岁的儿子独自生活。

误打误撞闯入了一无所知的渔业系统。

最终开辟了一番天地,不仅让当地渔业重焕生机,还一举带动了日本渔业的发展。

这部剧好在没有改编成一个励志故事,过度神化女主形象。

反而紧贴现实,重新定义了大女主。

她被允许狼狈不堪,歇斯底里。

她也可以精明狡猾,投机取巧。

这并非是对女性的恶意丑化。

而是借此展现了让女性难以从容的逼仄的生存空间。

女主通过「造假」的名片,才能找到工作。

她竭力为渔商出谋划策,始终得不到认可。

她表露愤怒,出言不逊时,被看作「疯女人」。

她独自对抗渔会,也被视为是女性的「无知」和「天真」。

女主的处处碰壁,被一位政府人员一针见血地指出——

「渔业是男人至尊的社会。」

此外,剧中还尖锐地指出当下女性议题被利用和消费的现象。

日本政客大谈女性权益,看似处处为女性考虑。

但大多数人都不是发自内心地支持女性。

只是为了借此装点名声。

困于传统偏见,囿于社会权利,止步于舆论狂欢。

女性在这样的环境中生存,不仅仅需要善良、勤劳这些传统美德。

更需要一点精明、狡猾,才能立足。

就像女主,她反过来利用了政客的伪善,才获得了自己的权益。

回过头来看,她只是想按正常程序努力完成工作而已。

现实中也有一个很典型的例子,诗人余秀华。

她同样是一个极具反叛性的女性。

在网上经常用粗俗的言语与网友对骂,语不惊人死不休。

不少人指责她低俗、粗鄙。

但指责她的愤怒,却不问她为何如此愤怒,这显然是不公平的。

她出名之前背负着农村残疾女性所受到的层层封建枷锁。

被家人包办婚姻,被丈夫家暴。

她成名之后,又被攻击外貌,被揪着几行诗荡妇羞辱。

她能用一支笔爬出生活的泥沼,已经如此不易。

再去要求她温良恭俭让,未免太求全责备。

当下,大部分人对余秀华的喜欢和力挺,和剧集《第一企鹅》《摇滚狂花》中叛逆女性形象受欢迎的原因相似。

除了题材的稀缺性外。

更主要的是,人们难得看到在男性仍占据话语主导权的社会中。

女性能突破男权社会对女性一厢情愿的想象,强势地表达真实的自我。

因为,苛求女性在任何情况下都保持温良,其实是在纵容环境的恶意。

将表达权和话语权交给女性自己,才是对她们最大的尊重。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